第2章 02(1 / 2)

我一直认为,能找到林阳这样的男朋友,是我三生有幸。

不论是从样貌、谈吐,还是学历、工作上来看,他都是根正苗红的典范。

985大学毕业,国企上班,父母都是正经单位退休的,除了家庭条件稍微差了些,我挑不出他一点儿毛病来。

最重要的是,他人很好。

“林阳啊,很善良很热心的一个帅小伙儿。”他周围的人都这样评价他。

反观我,一身臭毛病,好吃懒做,心高气傲,固执己见,脾气娇纵。

我安慰自己,林阳大概和许多有婚前焦虑的其他人一样,他只是一时半会儿有些不适应,绝不是其他原因。

可是,程嘉南说的话缺像是一道无形的枷锁似的紧紧地困住我,让我喘不过气来。

一整个下午我都魂不守舍。

好不容易挨到下班,我破天荒地准点打卡下班,我几乎是飞奔去到林阳家的,可是不论我怎么敲门,都没人开门。

末了,隔壁的邻居不堪其扰,拉开门破口大骂:“有病啊你!人一家三口中午的时候就拖着行李出去了!你来之前不会打个电话?!敲什么敲?烦不烦?!”

我记不清回去的路上我打了林阳多少个电话,无一例外,都是关机。

最后,我哽咽着拨通了家里的电话:“喂,爸……林阳不跟我订婚了,他失踪了。”

挂断电话,我看着路灯下自己孤零零的影子,崩溃骤然袭来,我缓缓地蹲下来,号啕大哭。

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林阳会走。

他爱我,视我如珍宝,我想象不到有一天,他会玩着不辞而别的戏码从人间蒸发。

一双雪白的运动鞋停在的我的面前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