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 06(2 / 2)

他一开始我的心又开始不受控制地狂跳了起来。

更糟糕的是,我意识到自己正在疯狂地分泌多巴胺。

这是我从未感受过的来自身体最原始的信号。

“程嘉南。”我一字一顿地叫他的名字,“你为什么知道林阳不爱我?”

音乐震耳欲聋,他的声音格外清晰,也让我格外清醒。

“人的身体很诚实。喜欢的人就在面前,怎么可能忍得住。”

程嘉南叫了两瓶洋酒,我和他干杯。

他的唇贴着透明的杯口,酒精顺着他的舌尖滑进去,他的喉头上下滚动。

我站起身,天旋地转,人影在我的眼前分散、重叠,我跌进他的怀里,伸手搂住他的脖子。

我吻住了他的嘴唇。

迷醉的酒精在舌尖漾开,在程嘉南把我抱出酒吧的那一刻,我预感到事情将会朝不可预估的方向发展。

残存的意识足够支撑我拒绝他,但我没有。

我在清醒与昏迷之间游离,程嘉南用喑哑的声音征求我的同意:“姐姐,可以吗?”

我没说话。

这是我的默许。程嘉南知道。

在这个光怪陆离的陌生城市,酒精将我的理智浇灭。

“程嘉南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知道什么是爱吗?”

“嗯,我知道。”

灯光熄灭,冰火交融。

“现在,是我在爱你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